主頁 > 行業動態 >

中國金融科技極速發展之後的失控

於:2018-08-02 17:48 來源:原創
摘要:在2017年由英國劍橋大學發布的全球替代金融的報告中,中國的互金行業交易量佔了全球的80%以上,亞太地區的99%.同年,七家中國...

       在2017年由英國劍橋大學發布的全球替代金融的報告中,中國的互金行業交易量佔了全球的80%以上,亞太地區的99%.同年,七家中國網貸企業美股上市,看似風光無限,但深思其發展的背後,卻找不到任何一家中國金融企業有者真正全球領先的科技或技術創新,其發展背後的主因,除了本身市場巨大,傳統國資金融公司管理效率低落之外,更多的是因為法令與監管滯後,讓金融這個全球都受到嚴監管的行業,在中國加上互聯網的翅膀後,快速的發展起來.
 
    當然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在過去十年也是以類似的模式,快速的發展,淘汰,升級,而成就了像BAT這樣世界級的偉大公司,也將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創新帶到了世界領先的地位.但金融科技這樣的行業,用互聯網思維發展結果會是一樣的嗎?目前尚未定論,但從2018年6月開始,中國的網貸行業本來預計的備案機制的無限期延後,成為了壓垮行業的最後一根稻草,單月超過百家網貸公司停止營業,上百萬人的借款難以收回.此時我們才看到,極速發展的中國金融科技公司背後有者許許多多的問題,其中除了商業模式的問題之外,還包含了不少的是超越法律邊界的大股東與幕後黑手.
筆者所在的一家廣州互金企業,也在7月下旬,以老闆失聯,突然的畫上句點.其實一直以來,我個人從商業模式的角度一直覺得網貸行業不能實行剛兌,不然全行業勢必有一天要面臨滅頂之災,並且不能以互聯網思維,先發展後營利的想法去運營一家金融科技企業.因為金融的風險是滯後的,營利是在前的,應該更看重的是持續運營的能力,當然規模是其抗風險的因素之一。以民間企業的經營能力來看,民營金融科技企業的管理與抗風險能力是與無法與傳統金融企業相比,如果讓投資人用剛兌的想法去投資一家金融科技企業的產品,很可能會讓投資人失去了風險意識,而將家庭資產過多的去配比到金融科技產品上,甚至使用槓桿去投資,一旦產生系統性風險,那將會對社會產生災難性的影響.所以在任職期間,一直持續地降低出借利率,避免用戶對回報過於樂觀,將資產過多的配比或使用槓桿參與,並且降低借款人的成本,希望讓借還款良性的循環,讓出借款能在市場得到回報後正常還款。同時政府監管也不斷地給予行業方向,朝去剛兌,讓投資人認識風險的角度,去引導行業規範.表面上一切朝者美好的方向,永續發展的角度,雖然緩慢但一步一步向前邁進.
 
    然而,在網貸黑色七月的系統性崩潰後,筆者身處於問題的中心,才發現除了商業模式,人性才是金融科技最難以控制的地方,在我或者大多數百姓的思維模式下,是難以想像一個身價上億的企業家,誰會願意冒者觸犯刑法的風險,去賺更多根本花不完的資金.但現實中有錢人的想法跟大多數人不一樣.對慾望更是沒有止境,此次中國暴雷潮,浮現出一個最大的問題,原來金融科技不只是商業模式,風控模型,監管科技,等等技術型的管理手段.更應去思考如何確保金融企業的股東權力不過於集中,比如股東會機制的完善,利益階層應有法律的認識與敬畏,股東一定要有永續經營的理念,不能做大了賺一票就走的思維,一家金融科技企業成立之初就應該打好價值觀基礎.而對於監管層,應該重視投資人教育,避免資產配置的集中,對於損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對金融科技企業的持續監管,
控制市場金融科技企業的數量,英國的沙盒機制確實是可學習的機制,但在華人的社會中,價值觀的調整可能是需要補足的部分之一。這也是我6月份才從英國倫敦參訪沙盒機制發表機構與英國金融科技企業之後,馬上踏入中國雷潮的觀感,也希望未來台灣在金融科技之路能夠後發先至,穩步前進.
 
中華兩岸互聯網金融協會理事長 

聯繫我們  |  入會申請  |  政策法規  |  行業動態  |  協會動態  |  協會概況

中華兩岸互聯網金融協會